主页 > 开奖直播今晚开奖结果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新总统杜特尔特能给菲律宾带来什么变化

发布日期:2019-09-02 14:08   来源:未知   阅读:

  杜特尔特全名Rodrigo“Rody”RoaDuterte,译为罗德里戈·(罗迪)·罗亚·杜特尔特。

  其中,杜特尔特是父姓,罗亚是母姓,罗德里戈是其名字,简称罗迪,他还有个昵称叫做Digong。

  1945年3月28日,杜特尔特出生于马阿辛(现为菲南莱特省首府)的一个中等收入家庭,父亲韦森特·杜特尔特是一名律师,母亲索莱达·罗亚是一名教师。

  后来韦森特从政,先后担任宿务省达瑙市代理市长和原达沃省省长。1951年年幼的杜特尔特跟随父亲定居达沃地区,从此在棉兰老岛这个暴力丛生的菲南地面上“野蛮生长”。

  杜特尔特从小调皮捣蛋,性格强悍。他在马阿辛的拉布小学上了一年后转至达沃市的圣安娜小学。

  1956年,他小学毕业升入迪戈斯圣十字学院即现在的耶稣基督学院读中学,但据称其间被勒令退过两次学(其中一次被达沃市雅典耀高中开除)。

  美国《时代周刊》报道,杜特尔特小时候虽然长得瘦弱,但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他从来不会在打架中或者母亲的棍棒下退让”。

  据杜特尔特本人透露,他在大学期间还曾对辱骂他的同学开枪,所幸这位同学大难不死,而他也侥幸没被学校开除。

  1968年,杜特尔特获得菲律宾莱西姆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1972年获得圣贝达法学院法学学位,同年还顺利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

  大学毕业后,杜特尔特在达沃市城市起诉办公室担任了长达十年的检察官。1986年菲律宾爆发“人民力量革命”后,杜特尔特被任命为达沃市常务副市长,从此开始了漫长的从政生涯。

  1988年,杜特尔特参选达沃市市长并大获全胜,从此扎根达沃,并逐渐成为达沃市实际上的主宰者。

  1998年,连任三届市长的杜特尔特依宪不得再次竞选市长,只得转战国会作为过渡,成功当选代表达沃市第一区的众议员。

  2001年,杜特尔特再次出马竞选达沃市市长,并再次连任三届。担任众议员的三年被杜特尔特认为是最乏味无聊的三年

  因此,2010年届满后,杜特尔特决定不再参选议员,而是将女儿沙拉(SaraDuterte)推向市长职位,自己则退居副市长以待东山再起。

  2013年,杜特尔特第三次入主达沃市市府,并从此一跃而起,最终成为第一位来自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菲律宾总统。

  其实,杜特尔特并非如有些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出身于非政治世家。自从其父从政后,杜特尔特的家族势力即不断扩大。

  1957~1959年,韦森特的兄弟拉蒙·杜特尔特担任宿务市市长,1983~1986年,拉蒙的儿子罗纳尔德·杜特尔特也出任宿务市市长。

  此外,宿务省的杜拉诺和阿尔蒙德拉斯两大政治家族还被杜特尔特家族视为亲戚,莱特岛的罗亚家族也和其沾亲带故

  在此次总统大选中杜特尔特为获得宿务等地的支持也常常以宿务人自居。只不过,菲律宾是一个天主教占主导地位的国家

  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位于中北部尤其是吕宋岛地区,菲南则主要是穆斯林聚居区,不仅经济落后

  而且还因民族分离主义运动、菲共抗争运动以及等战乱不止,一直难有地方领导人跻身全国政坛,更别说是进军马拉坎南宫。

  此次大选,杜特尔特之所以予人以和其他政治候选人不一样、非政治世家出身的感觉

  大体缘自其来自边陲,长期偏安一隅,较少受到外界关注,且常常以“反体制”的斗士自居。

  杜特尔特此次竞选总统,对菲政坛影响极大。他宣布参选,对很多人来说无异于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起初,菲律宾大选格局大体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一是前副总统杰约马尔·比奈(JejomarBinay),他是最早表露参选总统心迹的人。

  2015年7月,比奈正式宣布成立团结民族主义联盟(UNA),并辞去内阁职务,全心投入总统大选,一度获得较高支持率。二是政坛新手格蕾丝·傅。

  她是菲律宾著名影星费尔南多·傅之养女,在2013年中期选举时高票当选参议员,后又因主持调查马马萨帕诺特警遇袭一案而声名鹊起,加之外表清丽,颇受民众欢迎,一段时间内一直是“人气之王”。

  三是前内政部长罗哈斯,来自政治世家,其祖父曼努埃尔·罗哈斯便是菲律宾第一任总统。

  罗哈斯获得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SimeonAquinoIII)钦点,作为执政党推出的候选人尽管人气一直不高,但其享有其他候选人无法比拟的政治资源。

  相比而言,杜特尔特在参选总统问题上则一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表现出了“待价而沽”的精明。

  2015年1月,他向媒体表示,“如果当选总统,将废除国会同时增加政府雇员的工资以解决腐败问题”

  暗示自己可能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但同时又表明自己还未下定决心,而是在等待上苍的指示。

  2月,杜特尔特在一次演讲中痛斥菲律宾面临着“腐败、犯罪和棉兰老岛和平进程失败”等灾难性问题

  声言“如果是为了拯救这个共和国,我将参加总统大选”,但他马上又以参选需要100亿~150亿披索的竞选资金为由表示自己无力参选。

  但同月,杜特尔特却重返菲律宾人民主奋斗党(PDP-Laban),而该党主席皮尔蒙特(FelicianoBelmonte,Jr.)表示杜特尔特是该党竞逐2016年总统大选的最佳人选之一。

  5月,杜特尔特拒绝了比奈邀其作为竞选搭档的请求,再次发表声明强调自己“无意参选任何国家级领导人职位”。

  菲律宾政治学教授雷蒙·贝乐诺(RamonBelenoIII)就指出,杜特尔特不断否认其将竞选总统可能是一种策略,以获得更多的民众支持。

  此次参选过程中,杜特尔特充分展示了其耐性和不同一般的政治手腕。尽管民众要求杜特尔特参选总统的呼声越来越高

  支持者甚至在马尼拉举行了“百万人大游行”活动呼吁其参选,但杜特尔特却表现得无动于衷。

  2015年10月12日,杜特尔特发表“最后声明”,一方面向支持者道歉,一方面则宣称“这个国家并不需要我”

  并希望这份声明能给过去半年多来要求他参选总统的喧嚣画下一个句号。10月15日

  他甚至还指派代表向选举委员会提交了自己将竞选达沃市市长的报名表。然而,他的这些举动不仅没能平息民众要求其参选总统的呼声

  反而激起了更多支持者的热情,民间集会、网络声援等不一而足。于是,在吊足了民众的胃口后

  2015年10月26日,杜特尔特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将在12月10日前决定是否参选总统。

  27日,菲律宾人民主奋斗党正式表态,若其候选人、该党秘书长马汀·蒂诺撤回竞选报名表或其竞选资格未经选举委员会审核通过

  该党将推出杜特尔特参选。29日,马汀·蒂诺正式撤回竞选报名表,为杜特尔特竞逐总统大位让路。

  在一路造势和充足准备之后,杜特尔特终于撤回了自己竞选市长的报名表,正式替换马汀·蒂诺报名角逐总统。

  11月21日,杜特尔特正式宣布将竞逐2016年总统大位。杜特尔特参选后其民调一路飙升

  这种“欲迎还拒”的竞选策略被巧妙利用也是其重要原因之一。2015年11月25日公布的民调显示

  在大马尼拉市,杜特尔特赢得34%的支持率,格蕾丝·傅名落第二为26%,副总统比奈排名第三为22%,前内政部长罗哈斯获11%,参议员桑迪亚哥获7%。

  正如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一样,杜特尔特冲垮了此前的竞选格局,自己却拔得头筹。

  杜特尔特之所以能够在竞选中一马当先、拔下头筹,还应归功于其主政达沃市20多年间树下的良好口碑。

  在杜特尔特主政下,达沃市从一个帮派横行、极端武装势力猖獗的“谋杀之都”变成一个“安全城市”

  从菲律宾第六大城市跃升为仅次于马尼拉、宿务的第三大城市。应该说,杜特尔特确实具有一定的政治统治能力,而且颇具政治手腕。

  他担任达沃市市长后,将一些副市长职位分配给摩洛、卢玛等少数民族,维护了各方利益平衡

  保持了当地的政治稳定,他的这些举措也被其他各区竞相效仿。杜特尔特在铁腕打击犯罪与腐败的同时还会经常使用一些非传统策略和手段

  包括“向警察发放日常用品等来阻止他们向民众索贿”,甚至公开在市政厅鞭打工作中饮酒的警察等,1.申请人没有收到任何录取通知书,或不接受任何录取通,他也因此赢得了铁面无私的美名。

  他不仅支持非异性恋者(LGBT)争取权利,还表示当选后将考虑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支持非异性恋者从军。

  虽然口头上对妇女多有不敬,但他在实际工作中对妇女维权却多有支持,他在达沃市创建的维护妇女权益的制度也为其他省市所效仿。

  目前,从杜特尔特透露的一些施政主张可以看出,其治国之策带有其治理达沃市经验的影子。

  在寻求全国和解方面,杜特尔特声称将释放所有政治犯,并有意延揽菲共领导人进入政府部门

  在改善社会治安方面,他表示将改革警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达沃市的治安整治经验,包括实施禁酒令和宵禁等

  在一些敏感问题上,他不惜挑战天主教会的权威,例如,支持计划生育,并扬言将考虑强推“三孩政策”

  在整饬吏治和打击腐败方面,他炮轰国内税收局(BIR)、海关(BOC)和土地流转办公室(LTO)是“最腐败”的机构

  批评毒品执法局(PDEA)在打击毒品方面贪腐无能,甚至威胁上台后将命令军方接管这些腐败严重的部门。

  此外,他还表示将寻求全国人民的共识进行修宪,将目前类似美国的总统制改为以国会和联邦为重的联邦制,将更多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

  但这些“伤筋动骨”的大改革能否推行仍有待观察。菲律宾政治和选举改革研究院分析员帕雷诺就指出:“受这个制度影响的马尼拉强大精英阶级肯定会反对这项提案”。

  不过,杜特尔特在经济方面的政策延续多于变革,据其任命的财政部长多明戈斯(CarlosDominguez)介绍

  杜特尔特政府将延续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推动税收制度改革、加大基建投入、改善营商环境、向农民提供服务

  解决土地管理及管理体制的瓶颈问题、培养更多符合用人单位需求的人才、扩大和增加“有条件的现金转移”项目的落实等。

  对菲律宾人民而言,杜特尔特在达沃市的成功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就像6年前期待带着“民主光环、形象廉洁亲民”的阿基诺三世给他们带来希望一样。

  尽管阿基诺当政6年后,菲律宾政治腐败、贫富分化、基建落后、治安恶劣等问题依然严峻。

  但菲律宾人民仍然愿意为此一试,选择并期待强势领导人能够摧枯拉朽、再造新天。

  或许,杜特尔特整饬吏治、加强治安、推动全国和解等一系列政策能够给菲律宾带来稳定有序的环境,进而吸引更多外资促进经济的发展。

  但是,吸引外资、严惩罪犯和关押几个腐败官员并不能解决菲律宾的根本问题,菲律宾长期落后的根源也并非完全是其政治体制造成

  而是有着更为深刻的社会原因。乔埃·斯塔威尔在《成与败》一书中明确指出,菲律宾之所以没能像其他东亚国家那样实现经济起飞,根源在于“未能发生真正的土地革命”。

  大片的土地控制在大地主手中,农民缺田少地,只能给大地主打工。小块农田的拥有者要么将土地回租给大地主

  要么因为欠债丢了田地,要么背井离乡出国谋生。而大地主则更倾向于收取地租,或投资金融业以钱生钱。

  国家不仅未能通过土地改革充分利用和调动本国的劳动力实现农业产出的最大化、解决温饱问题,又未能通过有效的政策将投资和企业家导向制造业

  反而过早地接受西方国家要求其解除银行管制、放开金融市场和取消资本控制的建议

  导致家族企业控制的银行增多。这些银行在支持出口型制造业上毫无作为,却沉湎于向关联方非法发放巨额贷款。

  由此产生的后果就是“富者愈富、贫者愈贫”。沃尔登·贝洛认为,与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在五六十年代开展大规模土地改革引发收入再分配从而创造庞大内部市场不同

  菲律宾并未进行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国内市场依然狭小,导致经济快速发展难以持续。

  而对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后重建的政治体制,贝洛分析称:“该体制重蹈了之前体制的大部分缺陷:

  一方面鼓励精英进行最大限度的功能性竞争,另一方面却允许这些精英联手抵制对社会经济不平等体制的任何改变。”

  可见,如果不能解决根源性的问题,菲律宾所有的改革都将是小修小补。杜特尔特虽有志于止乱求治

  但短短6年的任期,能取得多大成就仍不得而知。从目前看,杜特尔特的一些言论已经引发天主教会的侧目

  杜特尔特本人也遭到了来自反对派的政变威胁甚至是犯罪团伙的死亡威胁等等,菲未来政局走向颇值得关注。

  杜特尔特胜选后,将如何处理南海问题以及如何调整与中、美两国的关系遂成国内外关注焦点。

  从杜特尔特有关言论来看,他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看似矛盾,实则精明。他一会儿表示愿意与中国对话甚至提议共同开发

  一会儿又扬言将骑水上摩托到争端岛礁插国旗,建议召开由美、日参与的多边会议,真实目的不过想在中美两国之间待价而沽。

  继续跟着美国制衡中国?那要看美国还能给其什么好处;偏向中国或者在中美之间行对冲之策?这要看中国是否会给予其更多的好处。

  “最后的可能是,杜特尔特将采取一种对冲的战略,即加强与美国安全联盟的同时提升与中国的经济与政治合作。”

  菲律宾德拉萨大学副教授海德林也认为,杜特尔特很可能采取一种更加务实和建设性的外交政策“

  类似于拉莫斯政府和阿罗约政府,杜特尔特政府可能对中美采取一种等距离的平衡战略,从议题和菲律宾的国家利益出发同时与两大国合作”。

  在中美之间左右逢迎,固然对菲律宾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有利。然而,正如阿基诺三世上台之初也有意在中美之间搞大国平衡但最终却走向倚美制华一样,杜特尔特政府能否重回“大国平衡”或者“对冲”的轨道,仍有待观察。

  首先,有赖于杜特尔特政府对国家利益的评估。国家利益既有客观性又有主观性。

  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和自身的发展阶段决定了国家的利益需求,但是,“人们对国家利益的判断不仅仅是依据外部世界的客观存在,同时也受到自身主观认识水平的深刻影响”。

  所以,不同的决策者对国家的利益需求、对不同利益的先后排序有着不同的认识。过去6年,阿基诺三世政府对中菲关系的判断就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化

  一方面对与中国的经济合作预期越来越低,另一方面则对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安全威胁感知越来越强。

  从目前看,杜特尔特对南海争端及中菲关系、美菲关系似乎有着与上届政府不一样的研判。一方面,杜特尔特对与华经济合作期待似乎有所提升。

  鉴于民众对阿基诺三世时期落后的基建不满,杜特尔特上台主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将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据菲媒报导,杜特尔特上台后计划将2016年的基建投资提升到国内生产总值的7%。

  由于中国拥有充沛的资金、娴熟的施工技术以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平台、亚投行等融资机制,杜特尔特显然希望能够获得中方的资金和帮助。

  班乐义指出:“作为21世纪发展最快的崛起中大国,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外汇储备,有能力给菲律宾带来很多的发展机遇

  以实现杜特尔特的竞选承诺,包括改善基建、增加双边贸易、促进旅游业、增加就业、减少贫困及提供更多、更广的社会服务”。

  另一方面,对美菲关系,美智库学者施泰因伯克分析指出:“尽管是条约盟友,杜特尔特却对美国会信守安全承诺缺乏信心。

  且在杜特尔特看来,‘一边倒’地与美合作不仅导致与中国关系的紧张,还会引起菲南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不满。”其次,中菲关系走向要看两国未来的互动情况。

  从目前来看,中国与杜特尔特之间的互动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中方不仅积极回应杜特尔特有关恢复双边对话的倡议

  同时还释放善意将菲律宾作为“一带一路”、地区经贸与产能合作、互联互通建设、人文交流合作等方面的优先伙伴。

  而杜特尔特方面也积极回应,称“菲律宾候任总统杜特尔特已决定与中国友好”、“新一届政府会与中国政府开展双边对话”等。

  然而,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的裁决、中国未来在菲律宾开展大型项目中所可能遇到的诸多麻烦等等,都将考验两国政府、外交官员、媒体舆论的智慧和能力

  一旦处置不当,杜特尔特政府对国家利益、对华关系的评估可能发生变化,并进一步危及脆弱的两国关系。

  最后,有赖于杜特尔特政府能否抵挡住美国和阿基诺三世政府的压力。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和阿基诺三世政府一直试图压缩新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选择空间。

  在菲律宾大选之前,美国及其媒体就不断炒作中国可能填造黄岩岛、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

  而以菲高院法官卡皮奥(AntonioCarpio)为代表的强硬派也不断呼吁各总统候选人坚持南海仲裁。卡皮奥强调

  “若仲裁结果否定了中国南海主张并赋予我们专属经济区权利,我不愿看到我们的下任总统(把这些权利)拱手让人”

  并威胁将弹劾试图与中国共享南海的总统。随着杜特尔特当选总统,有关各方也已经筹谋应对。

  一是阿基诺三世政府力促杜特尔特坚持南海仲裁案立场,不仅责成菲外交部为下任总统准备战略外交政策纲领性文件

  总统阿基诺三世、前外长德尔罗萨里奥(AlbertDelRosario)、最高法院法官卡皮奥等人还不断对杜特尔特可能的改弦更张进行“文攻武吓”。

  阿基诺三世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威胁称:“任何菲律宾总统都不能放弃领土主权,否则将无异于政治自杀”

  但同时他又表示相信杜特尔特是个爱国者,是一个严肃的人,一旦了解事情原委,将会在南海问题上得出与其一致的结论。

  德尔罗萨里奥则在近日接受采访时指出,菲律宾不能无条件地与中国恢复双边对话,强调要等到仲裁结果出来之后再考虑与中国恢复对话。

  此外,据小马科斯透露,自由党正蓄谋一项“B计划”,即弹劾或发动政变推翻杜特尔特,然后由该党推举的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继任,夺回总统大权。

  鉴于菲律宾有身为副总统的阿罗约夫人曾借总统埃斯特拉达(JosephEjercitoEstrada)被推翻而上台的先例,小马科斯的警告也并非无稽之谈。

  二是美日等国对杜特尔特可能采取打拉结合的策略,迫使杜特尔特为其所用。5月17日晚,美总统奥巴马亲自致电杜特尔特

  除了提前对其胜选总统表示祝贺外,主要是敦促杜特尔特耐心等待南海仲裁结果。通话后,杜特尔特对媒体透露,他向奥巴马保证将维持美菲军事同盟关系。

  6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则派出自己的特别顾问河井克行赴菲面见杜特尔特,特意向杜特尔特强调日本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支持

  建议两国加强安全合作,并承诺将继续致力于支持杜特尔特所关心的棉兰老岛和平进程等问题。

  因此,如果杜特尔特执政后一系列政策不合美国心意,未来并不排除美国会联手菲国内反对势力推翻杜特尔特的可能性。

  据维基解密资料,美国政府不仅拥有杜特尔特在达沃市进行法外杀戮等的“确凿罪证”,还曾私下敦促菲政府对杜特尔特绳之以法。

  正如菲律宾学者所强调的,杜特尔特需要面对的现实是,菲律宾是美国的正式盟友,美菲同盟仍然是菲律宾与其他国家关系的主要决定性因素之一。

  总之,杜特尔特虽有意改变前任“一边倒”的倚美制华政策,希冀以两边下注的方式实现本国利益的最大化,但“两边渔利固可期,左右逢迎需有术”。

  • Power by DedeCms